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互動交流 > 互動信件(我要咨詢)

請宣城市中心醫院出來解決問題,不要再拖了!??(市長信箱轉辦至市衛健委)

來信人:
wj7295331
處理情況:
已處理
瀏覽:
661
問政時間:
2019-10-25 16:07:13
內容:

尊敬的黃副市長您好!今天想反映下關于宣城市中心醫院篡改我的病例資料等若干問題 掩蓋事實 缺斤少兩 沒有如實記錄!第一 :本人出生日期院方都修改 我是22號的生日 病案首頁寫得5號。第二:手術疤痕長度與實際不符 小腿正中間應約14厘米 踝處長約8厘米 另外 切口引流疤痕尺寸未具體寫明 引流管二十幾公分直至放到左側內踝處 具體尺寸只字未提!第三:明明有11個鋼釘 手術記錄顯示只有10個鋼釘。內固定鋼板未取前拍片有顯示 。第四:關于左側脛骨遠端骨折 實際最初的拍片報告顯示為左踝粉碎性骨折 最初報告在手術當天被拿走了 后一直沒看到!但根據當時院方出具的報告父母去村委會讓村干部還開了證明呢。第五:院方篡改本人入院時間,手術審批單,手術知情同意書,一次性植入醫用耗材使用知情同意選擇書,均顯示為入院時間7月31日 實際本人入院時間為8月5日下午 出院時間8月28日上午。這一點確實很可笑。一個病人病例資料里竟然有兩個入院時間。由此可推斷當時本人身體并未達到可以做手術的標準,也就是說手術時機并不成熟。因為我是5號下午六點多入院 到手術當天上午,時間連10整天都沒有。在當時的傷情情況下 應該是不能動手術的。為什么疤痕時至今日還是很嚇人 不正常,就是因為手術提前做了且也搞壞了。少了那六七天的消腫化淤止痛等的治療,對日后的恢復可以說差別巨大。第六:關于手術時間,手術記錄顯示為3小時零五分,與事實嚴重不符!但根據手術護理記錄單 圍手術期護理記錄單 手術風險評估表 等相關時間交接時間至少為4個半小時 但據我父母回憶實際上是13點20分出的手術室 早上8點就推去手術室了 足足有5個多小時 (我爸媽 記得特清楚 在外面都急得不行 早上 中午 一點都沒吃喝 我也印象很深 出手術室都下午了) 然后很快進行的全麻 幾秒很快昏睡過去  就算按照現有病例來看也是4個半小時啊 ,唉!第七:體溫單顯示我28號就出院了 為什么29至9月1日住院日數 手術或產后日數二欄 數字還在更新呢?第七:醫生給我開了7盒地奧司明片(葛泰)干什么?唉! 其實事實非常明顯 我想所有人心里都有數。也是命不好 太倒霉了。攤上這事 被搞成這樣。我的情況大家也是知道的,看也看不好,無法治愈 。至今無法下蹲 呈L型 90度 踝關節骨頭突出 關節疼痛  走路一跛一跛的 時間稍長就很痛 冒汗等 左腿還得斜歪一點 因為總感覺骨頭啊哪里礙事一樣  無法正走!身體肌肉萎縮 等 我也很自卑。疤痕嚇死人 平常還痛 應該是攣縮黏連等啥的。左腳無法往上翹 呈0度 往前伸直按壓和右腳有差異!唉!不細說了!我也只能一直穿長衣長褲我也想穿短袖 短褲啥的 可惜啊 那只是小時候美好的回憶罷了, 真被毀了 現在一塌糟啊 !為什么院方拖到現在也不出來望領導重視!上述相關情況早于7月3日下午向區衛計委兩位工作人員 當面陳述反映過了!希望院方能出來真誠解決問題不要再拖了。望院方拿出住院病人看病沒錢醫院催繳費的那種精神來盡快真誠解決此事!!!應拿出該有的責任與擔當!最后真心感謝黨 感謝政府 給了我們如今幸福美好的生活!祝祖國越來越繁榮!謝謝!

名稱:Screenshot_2019-10-25-15-28-40-698_com.miui.gallery.png | 大小:1010KB | 類型:image/png
回復單位:
市衛健委
回復時間:
2019-10-29 09:38:34
回復內容:

網友你好:

我委接到信息后,立即聯系宣州區衛健委,得到答復如下:

關于吳健投訴事項辦理情況的報告

市衛健委:     

接貴單位轉發關于吳健投訴(編號19091063200004)的事項后,我委立即派遣人員 赴宣城市中心醫院、

宣城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水陽鎮人民政府等相關單位進行對接, 同時積極聯系吳健本人。在

宣城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受理吳健與宣城市中心醫院醫療 糾紛的基礎上,積極溝通醫患雙方,

由患方指定在安徽省皖醫司法鑒定中心進行司法鑒定。 2019年7月24日安徽省皖醫司法鑒定中心出具

鑒定意見書,現宣城市中心醫院對鑒定意見書 有異議,申請二次鑒定,投訴人不接受,多次進行投訴。

吳健,男,宣城市宣州區水陽鎮新聯村人,反映其在醫生的建議下做了腿部手術, 導致小腿腫漲、淤血,

關節僵直黏連,韌帶變短,且出現手術疤痕攣縮,無法正常的生產 生活,給家庭帶來負擔,要求相關部門

給予關注。     

經查,投訴人吳健,2016年08月05日因“跌傷致雙下肢及腰部疼痛,活動障礙 2小時”在宣城市中心醫院

于2016-08-15全麻下行左側脛腓骨骨折切開復位內固定術治療, 術后復查:斷端對位線良好,內固定在位

,關節在位。2016年08月28出院,出院時左踝 切口愈合良好。出院后未按出院要求行骨科復查,期間2017年

08月27日自行在宣城市骨科 醫院行內固定取出術,取出術后半年于2018年03月12日于宣城市中心醫院醫患辦

投訴, 述:左踝關節功能受限、疼痛、腫脹,認為是第一次手術所致。因吳健左患肢一直在康復中, 待其好轉后

于2018年06月13日醫患雙方前往醫調委進行調解,醫調委受理后多次電話聯系 當事人均無人接聽。2018年7月2日

醫調委正式發出告知書通知患者于7月6日15時來醫調委 調處,患者仍未到場,故醫調委根據相關規定予以終結調解。     

2018年10月10日吳健在民政互動中投訴中心醫院及市醫調委,經區衛健委督促, 宣城市中心醫院工作人員多次聯系

投訴人,2018年10月23日,市醫調委重新啟動調解程序, 并由投訴人優先選擇醫療損傷鑒定機構為安徽省皖醫司法

鑒定中心。     

2019年6月17日前后,吳健從省長信箱等多渠道反映“院方拖著遲遲不解決”, 經查,宣城市中心醫院已先行墊付

鑒定費用。雖根據《醫療糾紛預防和處理條例》 (務院令第701號)第四十條規定:“已經申請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

調解并且已被受理的, 衛生主管部門不予受理。”宣州區衛健委依例,于2019年7月3日出具《不予受理告知書》

(衛健函字<2019>3號),但仍與宣城市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和水陽鎮人民政府溝通, 商量解決方案,2019年1月16

日安徽省皖醫司法鑒定中心派遣人員到市醫調委,組織了醫患 雙方對該醫療糾紛進行首次聽證。2019年7月15日在安徽省

皖醫司法鑒定中心進行了再次聽證, 2019年7月24日安徽省皖醫司法鑒定中心出具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1、宣城市中心

醫院對 被鑒定人吳健的診療行為存在醫療過錯;2、宣城市中心醫院術后遺留的創傷性關節炎的原因力 主要是醫療過錯行為,

參與度60%-80%;3、被鑒定人吳健左下肢的傷殘等級為九級;創傷性 關節炎臨床治療需三期均為24個月。     

宣城市中心醫院對此次司法鑒定結果有異議,申請進行二次鑒定,投訴人吳健不接受 該方案。我委與宣城市醫療糾紛人民

調解委員會多次聯系吳健進行溝通協調,均遭拒絕。     

2019年9月10日吳健再次投訴。9月23日,宣城市人民政府副市長黃敏在市信訪局接訪, 在聽取了上訪人吳健的訴求及相關部門

前期工作情況的陳訴后,黃敏副市長批示,建議上訪人走 司法途徑解決此次醫療糾紛。     

故建議水陽鎮人民政府積極開展相關工作,在維穩的同時,做通投訴人吳健的思想 工作,走司法途徑解決此次醫療糾紛。

區衛健委將以合理、合法、合規為前提,持續跟進。               

宣州區衛健委     

2019年10月9日

宣城市衛健委

2019年10月29日

網民回復:
wj7295331
回復時間:
2019-10-29 22:08:09
回復內容:
首先感謝黨和政府及領導對此事的關注與關心!關于院方手術:我想說這的確是一場失敗的手術.并不是院方簡單的一概而論。因為根據鑒定報告來看,連最基本的診斷記錄,前后多次存在不同,沒有準確的定性。且手術直視下發現踝損傷后仍未修正診斷,故其診斷存在不足。手術與相關要求不符,未能達到解剖復位,左踝關節骨頭突出原因在此。尤其術中直視下明確踝關節面存在骨缺損,但未采取植骨,與“必須植骨”的要求不符,其手術操作技巧存在醫療不足。關于術后復查,恢復及鍛煉:本人已表述多次,在鎮醫院有過拍片看醫生等相關復查。因為是在農村地區,考慮到身體,現實等因素,來市區確實不方便。這一點院方也是清楚的,相關資料也都看過。鍛煉的話,也是每天都堅持。但是因為內固定鋼板手術錯誤的手術方式及手術位置。在小腿正中間及左側內踝那里做的手術,本人鍛煉的時候活動度幅度伸展度等極其受限,很不自在,確實那樣做卡死了,無法正常活動。恢復的并不好,現在身體肌肉萎縮,疤痕攣縮疼痛 疤痕看著不正常 顏色創面等很嚇人,關節疼痛 走路一跛一跛的等等吧 連最基本的骨頭釘道影都長不起來,至今里面還空的,關節也存在骨缺損,已不完整,可想手術有多失敗。關于院方說本人自行于骨科醫院取內固定鋼板:這點我也曾做過說明。在哪取內固定鋼板和我現在的情況,沒有任何關系。就算是在貴院取的話,也會是現在的情況。因為第一次錯誤的手術是不可挽回且無法逆轉及治愈的,早就定型了。再一個取出的鋼板鋼釘院方也是看到過得,很完整,沒有缺損啥的,這點院方也是清楚的。我去了那么多醫院,從未有專家提過二次取鋼板手術的情況,都是問第一次手術的事。事實很明顯。關于說電話聯系不上本人及去年終止調解:這一點本人也已表述多次。因為手機自身的問題,電話也不響,有時信號也不好,本人并未看到有未接來電。再一個來說,誰也不可能24小時手機一秒不離身吧?誰都可能有個情況啥的,人之常情嘛。而且當時本人已明確表示過因生活困難等原因,無力支付鑒定費或其他,對我來說確實承擔不起。終止調解告知書,本人未曾收到也未本人簽收快遞,也沒有收到過快遞的電話及短信通知。本人毫不知情。關于院方說多次聯系本人,與事實不符。2018年12月7日與本人有過一次直接聯系,僅此而已,其他都是通過醫調委溝通交流。關于說本人優先選擇鑒定機構:我想說因為首次經歷這樣的事情,相關情況也不是很懂及了解。當時市醫調委張老師對我做了詳細的講解與知識普及。核心就是,選鑒定機構,必須是雙方都同意認可的情況下,才能往下進行。也就是說,并不是我選哪個鑒定機構就能去那做鑒定的,必須征得院方同意認可的。如果院方沒同意,那又怎會在7月15日去蕪湖做鑒定呢?既然鑒定報告早已出來,那說明當時雙方都是同意且認可的,這是基本的常識。并不是院方說的優先選擇鑒定機構,應是雙方各占百分之五十,所以根本不存在這一說。關于鑒定結果及院方提出的二次鑒定:報告顯示,踝關節活動,關節間隙變窄,尤其關節面骨性切記存在關節面欠光滑決定于手術中解剖復位和植骨,故認為術后創傷性關節炎影響活動,承重等病情程度與過錯醫療因為存在因果關系。而且是主要因果關系,極大程度上就是因為此手術造成的。同時鑒定也指出,左腳無法上翹基本上呈零度,左腳往前跖屈為15度左右與正常值存在差異,因為疤痕及骨頭原因造成。因為骨頭復位不好等原因造成。左踝病情影響了本人生活,長距離行走,工作,左踝活動時疼痛等。其實無論是根據本人身體,現場情況等來看,創傷性關節炎,踝關節撞擊綜合征根本無法治愈,人被搞廢掉了。本人同時也在積極治療,去看了很多地方,見了很多知名專家,都說看不好,早已定型,不可逆轉。包括一些北京專家明確指出造成你現在的情況就是你第一次手術的原因,你這個年紀出現這情況很不正常,一般都是術后十幾二十多年才可能有這些情況。問了很多遍,意思院方全責。相關音頻院方也是聽過且知道的。應該說事實非常明顯,院方的手術徹頭徹尾是失敗的。連黃副市長接訪時也說了責任度院方按百分之八十,院方在場也并未提出異議,因為實在太明顯了。本人認為沒有重做鑒定的意義,沒必要再拖下去了,事實現場還望院方予以尊重。最后想說這么長時間也來,本人心力憔悴,對家庭打擊巨大,父母因此白發不少。每天吃藥,中藥熏敷泡啥的,確實非常糟心。為什么醫院作為當事方不出來解決此事,現在都是市醫調委等單位關心此事。愿院方拿出住院病人看病沒錢院方催繳費的那種精神,來盡快解決此事!!!望院方不要再拖了,能正視積極處理此事,拿出該有的責任與擔當。望知悉,謝謝!
問政用戶評價問貼為:
未評價

×關閉

山东20选5群英会走势图